橡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化纤业十二五产业链模式创新发展-【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1:55:36 阅读: 来源:橡塑厂家

“十二五”期间,化纤企业发展模式将进一步向三个方向分化:部分企业进一步向更上游领域延伸,以规模化、低成本优势取胜;另一些企业继续向下游发展,走差别化道路;还有一些实施多元化策略,投身化纤以外的诸多领域。这三种模式没有对错之分,关键是企业明确自身定位,选择一条路并坚持走下去。——中国化纤协会会长端小平

福建长乐这一全国知名的化纤纺织集群地这几天可谓盛况空前。在行业协会、当地政府、相关企业等各方人士的共同努力下,中国化纤协会五届二次理事会暨行业创新发展年会,第五届国际化纤及纱线、经编产品定货会,以及第十一届功能性纺织品、纳米技术应用及低碳纺织研讨会同期召开,吸引了国内外500余名代表前往探讨交流。

“十二五”开局之年举办的化纤协会理事会,自然包含了总结“十一五”、展望“十二五”的重要内容。在行业深入转变发展方式的大背景下,各家企业在产业链上的角色该如何定位?产业链延伸之路究竟该往上走还是向下走?

三种模式分化将更明显

中国化纤协会会长端小平对“十二五”企业发展模式的论断,被与会人士多次引用。端小平分析指出,“十二五”期间,化纤企业发展模式将进一步向三个方向分化:部分企业进一步向更上游领域延伸,以规模化、低成本优势取胜;另一些企业继续向下游发展,走差别化道路;还有一些实施多元化策略,投身化纤以外的诸多领域。他特别强调,这三种模式没有对错之分,关键是企业明确自身定位,选择一条路并坚持走下去。

“十一五”期间,多家企业已分别就这三种模式进行探索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考虑到上游原料受制于人,浙恒逸、荣盛、桐昆、江苏恒力多家大型化纤集团在具备聚酯涤纶生产能力的基础上,进一步向上游PTA(精对苯二甲酸)延伸,使国内PTA进口依存度由原来的60%逐渐下降至30%左右。随着PTA新产能的投产,进口依存度必然会进一步下降,PTA价格也将更加稳定。同样,锦纶行业的主要原料CPL(己内酰胺)也在国内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但目前仍然维持较高的进口依存度。而浙江富丽达、山东海龙、唐山三友、吉林化纤、新乡白鹭、宜宾丝丽雅等多家粘胶企业,通过“走出去”、兼并重组、到新疆投资建厂、开发新型资源等方式缓解原料困境。

在原料产业发展如火如荼的同时,江苏盛虹集团、恒力集团、长乐力恒锦纶等另一些企业将目光瞄准了下游织造甚至服装环节。这类企业很多就是从织造领域起家,在发展中逐渐向上游进入化纤制造行业,而且他们多数拥有较大的集团资源优势,多家子公司在产业链上不同环节各司其职。

多元化策略很多情况下与前两种模式融合在一起,这种横向延伸在化纤大型集团中体现得非常明显,如建设变电厂、港口等配套工程满足发展需要,或投资房地产、涉足生物医药等行业丰富资金来源,以支持化纤主业发展。而自荣盛石化在深交所高发行价上市以来,聚酯企业在资本市场上的传统形象很大程度上得以改变,化纤企业通过资本市场谋求更高层次发展的路径也变得更加清晰。

以全球眼光配置资源

然而,各种模式的深入实践,必然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障碍。比如聚酯企业向上游发展PTA,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PTA供应紧张的局面,但随之而来的是PTA原料PX(对二甲苯)的限制,甚至PX上游炼油能力的限制。端小平在会上就直言不讳,上游向上发展是没有止境的,各种阶段性的困难将不可避免且源源不断,为了摆脱更上游的限制,必须站在更高的角度,用更广阔的视野思考问题。

再比如粘胶纤维企业向上游发展棉浆粕,但全球棉花供需矛盾日益凸显是不争的事实;若向木浆粕方向发展,国内相关资源缺乏,目前90%以上依赖进口。针对这一问题,中国化纤协会名誉会长郑植艺认为,未来中国化纤企业还要将视野放宽,站在全球角度考虑资源配置,要切实实现资本、技术“走出去”,到资源发达的国家投资建厂,缓解资源瓶颈和贸易争端。

化纤行业“走出去”已经有了成功案例——浙江富丽达全面并购外资企业加拿大Neucel公司,确保了浆粕原料的供应保障,并为国内化纤企业“走出去”提供了借鉴。Neucel公司是全球生产木材溶解浆的专业厂商,其年生产能力最高可达20万吨。

另一些企业在与记者交谈中,同样表达了走出国门投资建厂的愿望,但他们普遍认为,单个企业“走出去”的风险仍然很大。新乡白鹭化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陈玉林、唐山三友集团兴达化纤研发部部长幺志高,都在会上急切呼吁国家有关部门或行业协会,牵头组织有关企业联合“走出去”,共同到国外控制资源,争夺化纤产品的世界话语权。

目前,化纤产业的另一种原料MEG(乙二醇)进口依存度仍高达60%以上。“十一五”期间,国内就改善乙二醇供给状况作过不少努力,煤制乙二醇的新型路线也在通辽化工完成工业化,但仍难以弥补巨大的供应缺口。郑植艺认为,综合各方因素分析,未来50年天然气制备乙二醇的路线仍是最有发展前景、最重要的途径。但是,国内天然气成分复杂,并不适合提取工业乙二醇,中东等地区在这方面拥有丰富、优质的资源,国内企业“走出去”建设乙二醇基地是大势所趋。

合作必须消除现有障碍

如果说向上游发展需要的是充足的资本和可控的低成本,那么向下游发展则意味着与市场更接近,更需要顺畅的渠道、快速的反应能力、立体化的营销体系,等等。一位大型化纤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正是考虑到下游经营的复杂性,所以企业在10年前就确立了走规模化大宗产品之路,并从5年前开始逐渐剥离下游产能,最终将形成只生产PTA、CPL、聚酯切片等化纤原料的格局。

尽管如此,在产业链完、产品附加值提高等因素的诱惑下,向下游发展的化纤企业仍然方兴未艾,而合作共赢无疑成为必然的选择。

中国针织工业协会理事长杨世滨对于合作共赢极力表示赞成,但认为目前纺织各环节在合作还存在壁垒,正是这些壁垒阻碍了“十一五”期间各方更为深入的合作。杨世滨指出,处于产业链不同环节的企业,不论是在经营理念上,还是在本身的生产特点上,都具有很大的不同,这种不同使他们的合作存在客观和主观上的障碍。如针织企业由于规模较小,可以分淡旺季大幅调整开工率甚至直接停工,但化纤、棉纺等企业由于采用连续化大生产,设备停止运转需要付出很大代价,因此即使库存水平较高,也只能适当降低开工率。这种供需的不对称很多时候也会影响上下游合作。

杨世滨通过棉花价格上涨对产业链各环节的影响,更进一步说明了产业链的差异及存在的问题。根据相关数据统计,去年8月至今棉花等纤维价格上涨了100%,面料价格上涨12%,服装价格上涨1%,零售价格反而下降1%。杨世滨认为,只有充分理解并克服这些障碍,各方合作才能更进一步。

国家纺织产品开发中心主任李斌红将纺织产品开发中心描述为“产业技术与消费需求相融合的平台”。她认为,只有下游充分理解纤维材料的性能,才可以将这种性能通过设计加工,完整地传递到最终产品及消费者,而这一点,非合作不能达成。

会上,“莱卡”的传奇再次被与会人士借用,人们一方面从中深入体会根据纤维特性确定推广领域,学习如何寻找可靠的合作伙伴等;另一方面再次意识到,国内仍然没有一家企业具备堪比“百年企业”杜邦的综合实力,在种种因素的束缚下,合作才是最好的出路。

银河机战无限水晶版

如果的世界无限金币版

新大话梦缘手游下载

暗黑黎明2无限钻石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