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货币战国时代开启人民币如何崛起

发布时间:2021-01-07 19:21:53 阅读: 来源:橡塑厂家

潘英丽

哈继铭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丁志杰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院长

孙立坚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潘英丽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金融系主任

美元的一统天下开始日薄西山,货币战国时代或已来临。

11月26日,俄罗斯中央银行称准备把加拿大元补充进储备货币组合中,同时增加黄金持有量,争取减少对美元的依赖。

11月25日,继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之后,巴林正式批准海湾货币联盟协议和海湾货币委员会基本准则,2010年货币联盟将启动,并将发行类似欧元的统一货币。

11月2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向印度央行出手200吨黄金,此举使得黄金在印度外汇储备中所占比重从近4%提高至6%左右,该比例是中国的四倍。此后,俄罗斯、斯里兰卡和毛里求斯也效仿印度买入黄金。

……

一系列事件接连发生,看似无关,却也有着相同点,都是关于美元、关于黄金、关于货币。各国的举动正在传递着一个共同的信号——通过各种方式来摆脱对美元的依赖。

事实上,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元一币独大、滥发货币给整个世界带来的冲击已经让我们充分意识到了现有国际货币体系的弊端,也让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这一议题被政治家、经济学家不约而同地提上台面,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今年3月份,央行行长周小川发表文章,提出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一时激起千层浪。

半年多时间过去了,关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讨论方兴未艾,但是是否已经有了实效性的进展,迷雾是否已经拨开,未来走向何方。

本期圆桌的讨论请到四位在国际金融研究方面有所建树的专家,在他们看来,无论改革进展如何,提出创造超主权货币这一行动本身就有着深长的意味和积极的意义,对美元形成了约束。

但是他们也都认为,超主权货币只是一种理想的状态,还有非常长的路要走。眼下,中国更应该做好的,是如何更快更稳地做好人民币国际化的推动工作,而经济的强盛,将是人民币地位提升的最根本保证。

一、国际货币体系改革错失良机?

上海证券报:从今年3月份周小川首次发文提出创设超主权货币以来,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的改革,是否已经看到了有实效的动作?

丁志杰:超主权储备货币构想的提出,引起了国际社会对国际货币体系的广泛关注,也对未来改革进行了深入的探讨。我们也看到了一些进展,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行债券,一篮子货币的使用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再有比如国际金融机构的一些改革,提高新兴市场国家的投票权,也欢迎来自这些国家的人士进入其管理层,还有国际监管合作方面,都取得了一系列进展,这是值得肯定的。

当然,这和我们所期望的还有差距,这主要是因为变革虽然比较全面,但是还不是根本性的,美国经济和美元的霸权地位还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哈继铭:还是有一些具体措施的,比如:五城市率先开展人民币结算试点,财政部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并获得高额认购,中国认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行的债券,国际组织中将有中国人任高级管理职务,再有民众可在台湾开立人民币存款账户等等,这些是我们看到的进展。

潘英丽:没有看到什么实质的进展。危机过去,人们很可能很快又将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事情遗忘了。应该说,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最佳时机过去了。

上海证券报:创设超主权货币的建议提出后,一些新兴市场国际给出了积极的回应,在未来推进改革的进程中,我们是否可以联合这些力量来进行合作?

丁志杰:总体来看 新兴市场国家尽管存在利益和意见上的分歧,但是在改革中大家是团结在一起的,也推动了改革的进程,有积极意义。未来需要形成更为一致和正式和合作、沟通、磋商平台,这将有利于新兴市场国家地位的提升,使发展中国家利益得到更好的维护。

哈继铭:超主权货币的创设,也不是要单单靠中国去推进,更多的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全球最大石油输出国沙特宣布放弃美元、印度购买黄金、许多国家也纷纷降低美元资产储备,这些行为都动摇的美元的霸主地位。

二、超主权货币的立与破

上海证券报:要实现这样一个理想的国际货币体系,是否可行,有哪些困难?我们应该朝什么样的方向去做出努力?

丁志杰:创设一个超主权货币的构想,这是完全可能实现的,包括可以通过对SDR(特别提款权)的改良等来实现。但是如何取代现有的主权国家发行的货币,让其如何退出,这在技术上是有难度的,现在还难以解决。

超主权货币和什么来挂钩,谁来作为发行保证,谁来保证它的信用,这些问题都还没有解决。而且如果要取代现有的国际货币体系,肯定会损害一些既得利益体的既得利益,会受到很多阻挠。因此周小川行长也在文章中指出,这需要各国政治家拿出超凡的远见和勇气。

哈继铭:短期要实现创设超主权货币的目标还是比较困难的,眼前中国应该把更多的关注度放在如何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上来。

创造超主权货币,在立与破之间,我们更多应该将着眼点放在立上,还不是破上,要将精力主要放在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上,而不是一味要结束美元的国际地位。

孙立坚:有一个问题,超主权货币是作为储备货币的概念,货币其他的功能,比如支付、结算,它并不能实现,而且超主权货币的投资市场不存在,持有它的人无法通过参与金融市场交易来实现保值增值的目标。所以市场似乎并不接受超主权货币这一概念,照样在市场不好的时候买美元,市场好了的时候又嫌美元收益低,去寻找其他的投资渠道。

因此我们也在努力,希望通过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争取能让人民币成为新的信用本位体。

上海证券报:既然比较困难,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知其不易而为之?

孙立坚: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的改革,这是眼下最难攻关但是又最紧迫需要攻关的话题。

过去金银做货币,价值是稳定的,老百姓心里踏实,其后美元和黄金挂钩,也不用担心货币会贬值,但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以后,就进入了信用本位时代,美元没有再锚住什么东西,美元值不值钱全凭美国人的信用。以前我们没有发现信用本位体有不讲信用的问题,但是在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美国人不讲信用了,或者说想讲信用却没有能力讲信用了,它忘记了自己需要对全世界负责。俄罗斯现在提出了“石油卢布”,也是想回到类似金本位的制度下。

我们都在考虑信用不存在了,怎么才能将财富稳定下来,而不要缩水。现在看来,欧元也不能信任,因为欧元在危机中也出现暴跌。

我们不禁要问,历史上美元代替了英镑,现在谁来代替美元呢?中国给出了超主权货币的概念,以大家都能分担一点风险的一篮子货币SDR来作为替代,希望通过这种方法来替代已经不讲信用的美元。

潘英丽:我们提出超主权货币,事实上也是指责、敲打美国的一个大棒,以此表示,并不是除了美元就没有其他替代的选择,包括SDR也可以作为选择方案。因此这一建议提出之后在国际上引起比较强烈的反响。

中国经济经过快速发展,经济总量已经快要赶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因此国际货币体系框架的改革,中国要提,要拿出研究方案。我们不提就没人能提了,美国人不会自己来撼动自己美元的霸权地位。我们需要关注,包括外部环境能不能稳定,人民币对几个大的货币汇率能不能稳定,能不能引入一个框架来进行管理,对热钱的流动能不能管理?这些都需要研究。

丁志杰:从理论的层面对超主权货币进行探讨,已经带来了现实意义,引起了国际社会对于货币体系改革的关注,这是值得肯定的。也让大家意识到,美元还存在着替代品,也有竞争者,这对现在主权货币的发行国,会形成一种约束。

三、过渡期:如何面对美元

上海证券报:在通向最终理想的目标途中,国际货币体系的格局会经历一些怎样的过渡阶段?

孙立坚:美国的信用坍塌之后,欧洲提出建议,找不到新的信用本位体,就还是用美元,但是我们可以成立全球的监管体系,让美元重新回到讲信用的体系当中来。一旦发行美国人有不讲信用的苗头,我们立即制止,大家一起来建立统一监管制度约束美国。

也就是说,我们首先维持原有的信用本位,让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将美国纳入到全球的货币监管体系中来。可喜的是,美国人也认识到了美元面临的危机,他们一再强调美元体系是经受得住考验的,危机只是暂时的。但我们同时也要想到,万一美国又不讲信用了怎么办,所以我们要做大做强人民币,这并不是说要让人民币的信用本位体立即去替代美元,事实上这方面我们根本没有准备好。

在过渡阶段,我们要做的是和欧洲联合起来,对美国的信用本位体监管,让他重新发挥作用,如果美国还是不讲信用乱发钱,以这种方式掠夺价值,那么对不起,我们就会抛弃美元。

丁志杰:未来的国际货币体系应该是多元化的、相对均衡的、能够形成相互制约的状况,而不是美元独大,我们甚至还会看到很多新面孔,比如人民币、卢布,在美国的后院,一些拉美国家的货币,比如巴西的雷亚尔等等,都可能成为多元化货币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排除还有一种情况,即随着货币一体化的进程,一些未来将产生的地区性货币,届时也会发挥作用,比如海湾元,部分海湾国家已经签署货币联盟协议,着手创设统一货币。这些变化都将促进国际货币体系中各种货币的相对均衡、相互制衡,结束现在美元独大的局面。

潘英丽:国际货币体系 长远来看有三个方向,一个是美元霸权地位继续维持;二是形成多元化的国际货币体系,几个主要货币,包括人民币在内;三是形成超主权货币,这应该是理想的状态,是一个长远目标。

短期内比较现实的做法是,让几个大国的货币组成多元化的货币体系,共同来承担权利和义务,不要让过多权力集中在美国,也将更多责任让美元承担。

四、人民币的机遇与挑战

上海证券报:那么对于人民币来说,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工作,能够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过程中抓住机会夯实我们自己的实力?人民币的国际化需要在哪些方面着力?

哈继铭:短期内没有什么货币能够取代美元,美元的地位还是非常重要。最关键的是,要创造一个币种和美元抗衡,需要一个很大的金融市场,为持有改种货币的投资者提供资产保值增值的渠道。欧元、日元,甚至是黄金的渠道显然都不能和美元比,美国的国债市场无人能比。包括SDR在内,也都没有一个能够让货币持有者方便投资的市场。

当然,要让国际社会真正对人民币有信心,根本还是需要中国的经济增长、政治稳定,并在金融层面上,创造一个有很强流动性的市场,包括债券市场的发展。前提是资本账户要放开,否则拿了人民币,不能到中国来投资,那么持有的动力就不足了。

潘英丽:中国人民币国际化面临比较大的困难,短期内完成可能性不太大,主要是因为面临一个三元悖论。

从国际经验来看,英镑早期实行银本位、金本位,中间也有金银复本位,在近300年时间里与金属货币维持稳定,因此取得了全球的信任,成为国际化货币。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积攒了很多黄金,美元实行金本位,布雷顿森林体系又将美元和黄金挂钩,美元的国家化也是靠与贵金属挂钩,赢得信任。因此人民币要国际化,要让全世界相信你的币值是稳定的 才有可能成功。

固定汇率需要盯住一个稳定的货币錨,现在我们盯住美元,美元不稳定,因此人民币的购买力也是不稳定的。而要实行浮动汇率,那也是不稳定的。这对人民币的国际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障碍。即便美元是稳定的,人民币盯住美元,但是我们的资本账户是不能开放的,否则资本流动也可能带来危机。

中国还需要研究,人民币汇率制度如何选择?虽然升值有利于调整产业结构,但是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没有太大好处,从日本的经验看,升值会步入漫长的阶段,热钱逐步流入持有本国资产,国内金融市场出现泡沫,实业也受到冲击,容易空心化。

所以人民币的国际化要从结算和计价货币做起。汇率应该稳定,而不在于升值,因此对中国来讲,人民币怎么保持币值稳定,是更重要的问题。

孙立坚:我们当然是希望人民币最终能够取代美元成为信用本位体的货币,但是这个目标实现起来太困难了。要让世界接受人民币,需要具备一定的前提条件,包括资本可兑换,人家要换人民币的时候随时可以换。同时,如果人民币咬住兑美元的汇价,一旦中国出现通胀,汇率却不调整,意味着人民币贬值,人家的购买力下降,通胀风险被拿着人民币的人承担,显然也不利于人民币被认可。

但是人民币汇率一旦要动起来,中国国内外贸企业的竞争力就被大大削弱,实体经济受挫,虚拟经济火了,又可能酿成危机。可以说,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没有比今天更困难的时刻了。美元代替英镑是很自然的,而人民币要代替美元是很困难的。

现在可以说已经处于战国时代,各个国家都想把自己的货币做起来。因此我们首要得把中国经济搞起来,经济要强大,将来究竟采用谁的信用,全部是经济的强盛在说话。到时候市场会自愿拿人民币,以为用人民币感觉最安全,就像当初全世界都喜欢用美元一样。

中国要强大,产业结构要调整,等放开后能够应受各种冲击。还要把金融体系建设好,为将来人民币的持有者提供一个完善的金融市场来实现增值。如果一个货币只能支付结算,而不能实现财富增加,就还是一个瘸腿的货币。

我们相信,强大的中国时代的到来,就像美元替代英镑一样,人民币会替代美元。那个时候美元会随着美国经济的衰亡而失去今日国际货币体系中的角色,最终被取代。虽然我们自己都清楚,这个时代还很远。

上海中医医院挂号网上预约

上海输卵管堵塞怎么引起的 盘点引发输卵管堵塞的四个原因

济南四维彩超查什么?

上海妇科医院-喝什么茶能治子宫肌瘤呢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心理调节对于白癜风患者同样重要

重庆市银屑病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