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亲情无价被拐姐妹从异乡回到家乡-【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26:14 阅读: 来源:橡塑厂家

20年前,小姐妹俩同时被人贩子拐骗,路途当中,姐姐扔下妹妹,独自逃离……为此,姐姐愧疚整整20年。

如今,姐姐终于找到了妹妹,想当面和她相认,没想到面对她的是妹妹的冷漠和仇恨。这个经过沧桑岁月浸渍的心结,该如何解开?

被拐20年,终难解开心头的那个结

2009年12月的一天,安徽涡阳县马店集镇,平日和睦的魏前进一家正在闹矛盾。敦厚老实的魏前进向儿子抱怨:“你有没有发觉,你妈最近有点不太正常。”

16岁的儿子路路说:“我妈心里肯定有点事!”

父子俩的对话,被站在门外的张玉芝听得清清楚楚,她的心揪成一团,母子连心,儿子能体会到妈妈的心事,她甚感欣慰。或许,那个隐藏了16年的秘密,是该要告诉儿子了……

1988年夏天,张玉芝那年17岁,回家的路上,被人贩子骗到了安徽涡阳县。经过一番斗智斗勇,她好不容易逃脱了魔爪,在逃跑的路上遇到了路路的爷爷。路路爷爷见她可怜,将她带回家里。

张玉芝从小没读过书,也说不清家乡是哪里,只记得那里的人管土豆叫“洋芋”,玉米叫“苞谷”,她的父亲叫张万财,母亲姓惠。

善良的魏家人根据仅有的这点线索,帮张玉芝寻找亲人。在那个时代,资讯并不发达,寻亲是件很困难的事,找了一阵子都没有结果。

但就在魏家人商量着该如何进行下一轮寻找时,张玉芝突然对路路的爷爷说:“叔叔,你们不要再找了,我不想再回去了!”从此,张玉芝就住在了魏家,2年后,她跟比自己大2岁的魏前进结了婚。1年后,又生下了儿子。

张玉芝过着平淡的生活,每天都勤劳地操持家务,过去的那段不幸,她一直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或许是妈妈年岁大了,再加上要过年了,这段时间来,妈妈突然很想20年未见的父母……”张玉芝向路路说出了这埋藏16年的秘密,心里也觉得轻松不少。

那个晚上,路路一直在想,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什么信息找不到呢?如果能通过网络帮妈妈找到亲人,那不是很好吗?第二天,路路就和张玉芝讲了自己的想法,还详细询问了当年的一些情况。

随后,路路发动要好的朋友,分头在各个寻人网站和社区里发帖子,帖子的大致内容如下:我母亲叫张玉芝,37岁,属鼠,1988年冬天她被人贩子拐到安徽涡阳县,现在已经20年了。随着年龄增大,她越来越思念家乡,思念父母,思念亲人,敬请热心网友帮忙寻找……

路路的帖子受到不少人的关注,网友夸赞路路是个孝顺懂事的孩子,纷纷帮他出谋划策,有人甚至还组织了一个志愿者队伍,在各自的家乡帮张玉芝打听寻亲的事。

很快,热心的网友们将目标锁定在重庆市酉阳县艾坝村,这个地名非常符合路路在资料里提供的情形。路路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第一时间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母亲。

想不到张玉芝听到之后,脸上的兴奋转瞬即逝,表情变得非常复杂:“路路,这么多年过去,我都没回过家,现在也不是很想回去,我欠他们太多了……”

张玉芝的态度让路路心生疑惑,照理说妈妈应该欢欣雀跃,渴望回家,但现在怎么有点害怕回家呢?是不是妈妈在被拐的途中发生了些不好的事情?路路偷偷地想了很久,也不敢问,只好请网友们暂时不要找了,等他了解到情况后再说。

愧对妹妹,如何才能和她认亲

转眼就到寒假,路路整天在家里陪妈妈聊天。有一天,路路讲起在学校的事情,他说到因为自己做了件坏事连累了好朋友被班主任骂,心里觉得很愧疚,不知道该怎么办。

“妈妈,你有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吗?”路路有意无意地问道。

张玉芝先愣了一下,缓缓地说:“芬儿,我对不起芬儿……”

“妈妈,芬儿是谁?”

“她是你的亲姨娘!”说到此,张玉芝双手捂面,痛不欲生。

原来,20年前被拐的,不只是张玉芝一个人,还有她年仅14的妹妹张芬。那年七月的一个傍晚,姐妹俩刚刚走完亲戚,沿山路回家,途中遇见一对男女,他们态度和蔼,热情地邀请姐妹俩去城里打工,说能挣很多钱。

单纯的张玉芝听信了他们的话,想挣到钱后,可以供弟弟读书,给妹妹买新衣服,便很快答应了。

妹妹张芬则眨巴着眼睛,使劲拉住姐姐的衣角说:“姐,我很害怕,我们还是回去跟爸妈说下吧。不然他们会急死的!”

张玉芝安慰妹妹说:“我们可以写信告诉爸妈,挣钱机会不好碰啊,错过了就没了。”

姐妹俩讨论了一阵,两个心怀鬼胎的男女在一边煽风点火,后来她们就稀里糊涂地上了贼船。

经过几天几夜的颠簸,小姐妹俩被人贩子带到了安徽涡阳县,快到目的地了,贪婪的人贩子因为分钱起争执,不小心说漏了嘴,她们才知道自己已经陷进了坏人的圈套。

在一个距离村庄不远的加油站,客车停下来加油,姐妹俩借上厕所的机会沿村庄方向拼命逃跑。几分钟后,上完厕所的人贩子见车上没人,像疯狗一样从后面追了上来,姐妹俩听到人贩子的叫喊声越来越近,吓得哭起来。

就在此时,张芬突然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张玉芝想要回去拉妹妹一把,但是看到后面的人贩子身影,她心里就很害怕,怕自己又被抓回去。而且,这时她已经离妹妹有一段距离了,想着,她就狠下心,继续向村庄的方向跑去……

妹妹的哭喊声一直回绕在张玉芝的耳旁,也回绕在她的心上,这20多年来,她始终都忘不了,每每想起,就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张玉芝逃离虎口后,无时无刻不想着回家,她可以去打工挣路费,也可以报警寻求帮助,但是,一想到妹妹是被自己搞丢了,此时还生死未卜,她有何面目去见父母和乡亲们呢?妹妹是自己带走的,她只有找到妹妹,才能回到父母的身边。

前些日子,张玉芝在去集市的路上听别人说起邻村里有个早些年被买来的女人,因为生病去世了。

张玉芝的心里咯噔一下。自从和妹妹分手后,她的心里就很愧疚,时时都在祈祷,希望妹妹能嫁个好人家,生活能过得安定一点。也许是心理原因,她听人家描述的关于那个女人的情况,年龄、相貌都和阿芬有点像,她的心里就更难受。

路路这才明白,原来妈妈这些年来,一直没有主动去寻亲的原因,其实她内心最大的愿望是找到失散的妹妹。

懂事的他安慰母亲说:“妈,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咱们不妨去那个村子看看,是不是小姨,我们就很清楚了。”张玉芝想了想,同意路路的建议。

第二天,母子俩一早就出发了,到邻村去探个究竟。离村庄越来越近的时候,张玉芝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短短十几里路,仿佛跨越千山万水。

到了村口,母子俩向一位阿姨打听,问她是否知道有位叫张芬的女人,还专门提醒是被拐卖来的女人。

这个阿姨上下打量了他们几眼说:“张芬是没有,不过有个叫吴张氏的女人,20年前被卖到村里做媳妇。”

听此消息,张玉芝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有种预感,觉得妹妹应该就在这个村子里。“吴张氏”这个名字里不就有个“张”字吗?这个希望就更大了。

张玉芝赶紧向眼前的大姐打听吴张氏家的地址,那位大姐犹豫了一阵子,用手指了指不远的两间房屋。

很快,张玉芝母子俩走到了屋子的附近,这是两间砖混结构的房子,门前,一对中年夫妇正弯腰干着农活,看不清两人的脸。路路让母亲先躲在不远的一棵大柳树后,他上前去打听情况。

中年男子见到有陌生人靠近,十分警觉。路路问道:“叔叔,我想问下,您知不知道有个叫张芬的阿姨?”

“你找她干什么?”中年男子显得很紧张。“我是她的家人,她已经走失20年了。”路路如实相告。

中年男子的神情变得更加紧张,他马上说:“我不知道,我们村里没有,你去别村找找。”

这时,站在一旁的中年女人突然站起来,脸正对着大柳树,恰好被张玉芝看清楚了。

张玉芝一下子从大柳树后面跑出来,上前抱着眼前的中年女人放声大哭。“是你,是你,芬儿,姐姐终于找到你了!”

面对张玉芝的真情流露,中年女人却无动于衷,冷漠地站在原地,旁边的男人惊慌失措地说:“她不是,不是,你认错人了。”

“芬儿,你自己说好吗?你自己说你是不是。” 张玉芝泪流满面,几乎要跪下来。与此同时,中年男子粗暴地拉起妻子的手,进了屋子,哐当一声,将张玉芝母子俩挡在门外。

亲情无价,姐妹俩从异乡回到家乡

张玉芝一边捶打着门框,一边苦苦哀求,1个小时过去了,2个小时过去了,她依然不愿意离开。好不容易找到了妹妹,她怎么能放弃呢?

终于,从紧闭的大门里传来了这样的一句话。“你快走吧,不要再敲敲门了,我是张芬,不过我恨你,我不想见到你。”

手足之情的姐妹,相隔20年,变成了狭路相逢的仇人。一旁的路路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也隔着门大声说:“小姨,我妈妈一直没忘记你。前不久,她听说有个和你很像的女人出事了,整个人都快急疯了。你就出来认了她吧!”

屋里沉默了很长一阵子,接着,张芬不顾男子的阻拦,将房门打开,痛心地说:“我是你亲妹妹,可为什么当初你抛弃我时那么绝情?”

妹妹的话戳到了张玉芝的心口上,她突然觉得浑身都变得很无力,喉咙干涩,几度哽咽:“我不是不想帮你,那时我害怕,怕被抓回去……妹妹,我对不起你。”

张芬听了张玉芝的这番表白,心情有了很微妙的变化,20年前的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那时,她没能逃脱魔爪,又被人贩子抓了回去,受尽了人家的折磨,接连好几天,她都吃不上饭,只给喝水。人贩子还恶狠狠地说:“谁叫你们跑,这都是你那不听话的姐姐造成的。”

张芬那时还小,听了很多次之后,也就留下了这个深刻的印象,一切都是姐姐造成的,她恨姐姐。

后来,张芬被卖到现在的大北赵村家,嫁给眼前的这个男人。随后她的名字被婆婆改为“吴张氏”。刚刚嫁入吴家,张芬三番五次地逃跑,但是没跑多远,就被丈夫发现追了回来。

丈夫对她并不坏,他只会一遍遍地说:“你是我们花钱买来的,你不能跑!”1年后,儿子出生了,她也只好认命,安分守己过起日子……

张芬从记忆中走出来,她已不在乎丈夫对自己的呵斥和拉扯,见到亲人的感觉真的是百感交集。

张玉芝走上去,再次忏悔地说:“都是我不好,姐姐没照顾好你。”此时的张芬心情平静很多了,这些年来,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在想念自己的家人,不知道他们的日子都过得好吗?

路路很识趣地拉起了张芬的手说:“小姨,你就原谅妈妈吧。”

终于,张芬的感情再也控制不住了,她扑到张玉芝的身上,两人痛哭着拥抱在一起,积攒了20年的思念之痛化成了泪水和拥抱。“妹妹,我们终于可以一起回家了,去看望爸爸妈妈,去吃吃妈妈煮的饭……”说着,姐妹俩再一次泪如雨下。

张芬的儿子也很懂事,了解真相后,他跟父亲沟通说:“妈妈找到了她的亲人,这是好事。我们应该支持她们去找亲生父母。爸爸,你相信我,妈妈一定会回来的。她不会不管我们的。”

终于,原本很警觉很防备的张芬的丈夫也被说服了。

当晚,张玉芝母子依依不舍地和张芬一家告别,空气中弥漫着亲情。那一夜,路路兴奋的一夜未眠,他修改了以前发的寻亲消息,一直在电脑面前忙碌,他跟一群富有爱心的寻亲志愿者聊天,他的喜悦,在浩瀚的互联网无限荡开。

几天后,志愿者小组终于找到张玉芝和张芬的老家:四川省凉山州会东县淌塘区岩坝乡。随后,志愿者小组又联系到了淌塘派出所的警官。

在警官和当地村委会的帮助下,终于联系上了张玉芝的堂兄张春发,并拿到他的手机号码。

接通电话的一瞬间,张玉芝泣不成声,一直喊着:“哥哥,我是张玉芝!”

魏前进、路路以及在场所有的人都哭了,张玉芝哭声变大,变成了一种宣泄。

张春发也哽咽着说:“这么多年了,家里的老人都不知道你们姐妹俩在外面究竟怎么样,老人们盼了好多年终于盼到这一天……”

2010年1月初,经过几天的行程,张玉芝姐妹俩终于重返故土。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家越来越近了,姐妹俩的心情无比喜悦、紧张和期许,早已知道消息的父母、哥哥和弟弟也早早地来村口迎接,他们准备了当地最丰盛的“土九碗”,来招待离开了20年的亲人,他们想将这20年欠下的亲情,好好地补一补。

5天后,姐妹俩离开家乡,回到安徽涡阳各自的家庭,又过着平淡幸福的生活。

国内做第三代试管婴儿多少钱

第三方试管婴儿机构

新乡好治疗包皮包茎的医院是哪男子包皮包茎对女性有危害吗

呼和浩特那家医院专看皮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