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告别普吉岛13图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0 17:44:49 阅读: 来源:橡塑厂家

告别普吉岛(13)(图)

13.较量才刚刚开始  侯一莽自从绑架了林鹤鸣,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一切都没有用了,没人能知道你现在身在何处,而必须要完全听我的。他从消毒纱布上拿起注射针,举到林鹤鸣面前,用左手食指弹了弹针筒,一脸的奸笑:“你想知道这里边是什么药物吗?”林鹤鸣盯着他说:“不想知道。”侯一莽说:“我来告诉你吧,你需要镇静,这就是镇静剂。”林鹤鸣本能地往后退着:“你想干什么?”“这种镇静剂不会有痛苦,只需一丁点儿,就能使人体所有的组织瘫痪,从而导致死亡。对你来说,这当然并不新鲜,因为你比我更内行。林鹤鸣教授,这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了。”“你不会达到目的的。”“你要把人体骨髓再生素的另一个配方告诉我,因为我有点不放心,你让人从国内寄信过来,会不会带上完整的资料呢?而你的行李里连个符号都没有。很抱歉,我未经你同意做了一次检查。”“你别做梦了,我不会把配方告诉你的。”林鹤鸣怒吼起来,他同命运做了一次抗争,因为他不甘心不做任何抵抗就这样束手就擒。他也考虑了,侯一莽不会轻易就杀了他,现在只是一种威胁,他要拖住侯一莽,然后再伺机行事。  突然,敲门声惊动了侯一莽,他大声问:“谁呀?”外面没有回答,仍是一个劲儿地叩门。侯一莽骂了一声,通知助手出去看看,而他自己则走进电视监控室,发现钟离派克已经跳上墙,正在寻找跳下院子的有利地形。侯一莽利用对讲机指挥助手:“快给我干掉他!”  钟离派克左闪右躲,小心翼翼摸到了以为是侯一莽的房间。这时,他看到一个大汉立在离他不到三米远的地方,对钟离派克充满了轻视。钟离派克思索着如何对付眼前的这个大汉。不料,前面又出现两个更凶狠的大汉,正在实施对他的夹击。钟离派克明白眼前的处境,出手必须置对方于死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钟离派克作为一名国际刑警,曾多次深入虎穴,他练就了一身硬功夫,但不到关键时刻不会轻易出手。钟离派克打定主意,先下手为强,他打了面前的人一拳,然后又打了后边的人一拳,紧接着一缩身子,趁机从大汉的身边窜出去,等一个大汉反应过来,迎面就被重重的一拳打在脸上,随即裆部又挨一脚,大汉捂着裆部跪在地上发出惨叫。  钟离派克来到院子里,刚想松一口气,就见院子周围已站满了打手,其中一个领头的说:“弄死他、弄死他!”钟离派克大喝一声:“不许动,谁上先打死谁!”说着掏出了手枪,但是对方也有枪,他迅速扫了一下周围,大声地喊道,“我找你们总经理侯一莽先生,我们是朋友,你们就这样对待朋友的客人吗?”  闻声,侯一莽走了出来,他强作镇静地一笑:“先生,你这样来访,有些不礼貌吧!”“侯一莽,我们不谈这个。”钟离派克径直走到墙边的酒吧台旁,摆了两只酒杯和一瓶葡萄酒。侯一莽的声音似乎恢复了自信,盯着钟离派克说:“好啊,我们喝一杯,和以往一样?”钟离派克摇摇头:“你知道的,我喝酒从来是自己倒的。”侯一莽笑了起来,他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做了个请的动作;“请看清楚我喝的是哪瓶酒。”  钟离派克两眼盯着他,让侯一莽感到心虚。侯一莽尴尬地笑了笑:“你不要总是想着以前的事,你有证据吗?你又没看见我把你的爱人哦,她叫什么来着,罗素虹?”钟离派克怒目而视:“那条摩托艇和船工呢?从那个夜晚之后,人与船都没了踪影,从普吉岛上消失了。可是后来,我妻子的尸体在彼彼姐妹岛的森林里被人发现了,是有人扔到那里去的。不过,她手里有一块布,那是她在被谋害时挣扎着撕扯下来的,法医断定是一个男人的衣兜。”  作者:石松茂(本文来源:天津网-天津日报 )

Facebook运营干货

腾讯企业微信

可丽金是正规化妆品吗

vo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