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隋唐英雄罗成之履历

发布时间:2021-01-07 12:39:51 阅读: 来源:橡塑厂家

隋唐英雄罗成之履历

《隋唐演义》之罗成

罗成是一个世家公子,对窦线娘痴情深意,也会孩子气地为线娘绝婚而大哭,在《隋唐演义》里,没有写到罗成之死,也就没有那些惨烈的情节,人们并没被深刻震动,只有所谓俗气的公子佳人的联想在人们脑海中绵绵不绝。但大家始终觉得,口耳相传的,富有传奇色彩的,关于冷面寒枪俏罗成的传说绝对不止如此简单。于是就找到了《说唐》。

《说唐》之罗成

看了《说唐传》才发现,原来大部分的传说,都是以《说唐传》为本的,之前听到的那些不知来由的传说,都可以在《说唐传》里找到相关情节。就比如“罗成力抢状元魁”、“小罗成力擒女将”,无论在《隋唐演义》还是《兴唐传》里都难见踪影,而在《说唐》中,却是挺起色的情节,让人们看了挺过瘾。总算,罗成在《说唐传》里的笔墨,比起《隋唐演义》多了起来,而那第六十回“紫金关二王设计淤泥河罗成捐躯”和电视剧中,还有大部分改编书中的情节相同,看来关于罗成的结局,大家基本上还是认可《说唐传》中的。《说唐传》中的罗成之死也没有花费太多笔墨,看起来非常惨烈,但缺少渲染,只是简单地用了一句“乱箭齐着,顷刻丧命”,没有很强的震撼之力。而后又是一段关于托梦示娇妻、怎么说都带有一些迷信色彩的文字,有些失色。虽然这并不影响我对这个人物的感觉,罗成在我心目中无疑英雄。但如此简略的文字,却不能让我满足,更想看看据说对罗成描写更为丰盈的《兴唐传》了。(果然,人们没有失望,后来看《兴唐传》,觉得《兴唐传》对罗成之死写的更详细,也渲染得更动人。)

《兴唐传》之罗成

深深喜欢罗成的人,大多因为《兴唐传》。大家可以看看84年版的《兴唐传》,(据说在九十年代还出版过一次,总之这本书至少十多年未再版过,书店里自然是不见踪影。)当人们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看完这四本残破发黄的旧卷之后,一点都没有失望,意犹未尽,它的精彩竟然远远超过《隋唐演义》和《说唐传传》。

虽说这是个说书本子,有些故事情节、结构略有些不甚严密的地方,时有牵强和落俗,但是幽默诙谐的口头化的表达令人喜闻乐见。尤其是《兴唐传》里对罗成的塑造,太丰盈也太复杂,令大家竟找不出一个恰当的词语来形容,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爱着,迷着,为魅力折服着。

《兴唐传》中罗成初出是在第八回。那时他还是个孩子。杜差为了让恩人秦琼免去杀威棒,请求罗成向父亲罗艺求情,可平日和杜差很好的罗成听完他的仔细叙述后,却一口拒绝,也不再往下问。通常人们评论这里第一次显示出罗家家法森严,以致于罗成对父亲恐惧如此。但这个细节就已经令我吃了一惊。通常小孩子都心活面软易冲动的,可罗成却少年老成不为所动,显然不是那种愣小子,也不是滥好人,已经显得与众不同了。方出场,独特的性格就被撕开一角。

真正的天才往往不是一本正经的人,他总会趣味十足。当他和定彦平对阵的时候,化妆打扮成黑脸红胡须。书中写到罗成的声音原本是甜润好听的(真想听哦!幻想中……),这会儿憋了个顸嗓子,喊道:“你呀问呀我呀,我呀乃呀是呀,程呀咬哪银哇!”定彦平一听,说,“你们哥儿们个个都是好牙口啊,你们再有兄弟是不是得叫咬钢,咬铁呀?”——化妆打扮一番,还用这么个嗓子,自称是程咬金的弟弟,叫程咬银,真敢干哪,让人完全笑趴。而他大大地把定彦平耍了一番,破完阵回家,拦上定彦平一解释,还把定彦平的一肚子火气给消了。外交天才!要是去做说客什么的也很有优势呢。然后,那教他闭气功的游龙僧背地里五字评价罗成:“阴、险、毒、辣、狠。”这时罗成还没拉大旗彻底反隋,后来叫父亲先别得罪隋朝,万一秦琼程咬金他们成不了气候,“两头留一手”,心思缜密可见!——一个“冷面寒枪”的俏美少年,同时擅长兵法破阵,擅长外交沟通,是不是太完美了呢。完美得又略带一点邪邪,酷毙啦。

“阴、险、毒、辣、狠。”要是只是之前那点孩子气的谎言,可担不起这五个字。直到铜旗阵一节,这些字眼才越来越明显地表露出来。就知道他会做卧底,担当这个似明似暗攸关复杂的危险角色,这才是“阴”而“险”的本色,暗毁铜旗阵,在出其不意中制胜。真想提个细节,就是罗成刚见杨义臣时用闭气功装病,并且现编了瞎话,说自己“身子骨本来不好,我妈疼我,又给我娶了五房媳妇,就更差事啦……”,这时候,罗成应该长大点了,爱耍人好惹事的孩子气还是一点未脱,竟然随口编出这个,太敢说也太能编了!(莫非在罗艺面前天天进行撒谎练习,水平越来越高了?)但他的“惹是生非”却总是高明地把握分寸,有型而又从不会延误正事惹火烧身,太COOL了。罗成对铜旗阵的娴熟又一次让我惊叹这个美少年的文韬武略以及那过人的智慧和洞察力,无论是阵形,抑或世事,千变万化,在人们眼里犹如看不清的险恶浑水,而在他的浅笑中却永远清澈明白,可以被他轻而易举地操纵。

重庆心血管医院

济南肾病医院

昆明风湿医院